杨健

  • 发布日期: 2015-01-22
  • 浏览次数:

 跳跃在山村的爱民音符

——记我校2011届作物栽培与耕作学硕士研究生杨健校友

  雾漫乡间,暮色更浓。 “杨警官,慢慢走啊!” “好,杨大爷,快回去,别把娃娃冻到了。” “下次一定要进屋坐坐,喝口开水哈……” 12月10日下午5时许,巴南区麻柳嘴镇平桥村,浓雾中上演着一幅温情画面:61岁的杨大爷拉着一对孙子孙女,站在屋门前不停地向一名叫杨健的男子挥手,直至杨健的身影消失在雾气里。虽然已看不见人,爷孙三人仍不肯回家,杨健仍能听见从白雾间传来的送别声…… 透过后视镜,望着爷孙三人的方向,杨健的眼睛有些湿润。他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这里的老百姓太淳朴了,每次下村跟他们道别,心里总是暖暖的。”   他—— 为村民修了一条“放心路”   10日早晨,细雨迷离,雾锁大地,初冬的乡村气温已经下降到只有几度。走出派出所,杨健下意识紧了紧衣领。他又将开始一天的工作:下村走访。 杨健是巴南区公安分局麻柳嘴派出所的驻村民警,他管辖的平桥村、水淹凼村、赚宝村共有8000多人口。每隔一天,杨健就会从派出所驱车到驻村警务室,在城区道路上行进半小时左右,然后得在蜿蜒的泥公路中颠簸近一个小时。 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杨健开始向山村进发。 由于天冷,村民们起得较晚,整个山村显得安详而静谧。警车缓慢地行驶在泥泞路上,只听轮胎扑哧扑哧发出声响。 “杨警官,又去幼儿园检查啊?多亏你帮忙修的那条路,像这种下雨天,我们都不担心娃娃们摔跟头了……”随着一招呼声,杨健遇见了一个早起赶集的村民。 “是啊!”杨健一边回应,一边停下车,防止泥水溅到村民身上。 到达警务室后,经过简单梳理,杨健决定前往幼儿园检查安全情况。 约半小时,杨健的皮鞋和裤管沾满泥巴,来到赚宝村的一个山坡下,也就是赶集村民说的“那条路”边。 新修的水泥路,有80公分宽,被雨水冲刷干净后,盘踞在山坡中尤其显眼。坡底顺着水泥路拾级而上,到达坡顶的幼儿园时,已是中午时分。 看见杨健,附近的村民们纷纷过来跟他打招呼。“又下村来啦,杨警官。”“杨警官,真是太感谢你了!”“现在娃儿走路不摔跟斗了,大家都放心了!”…… “这条路对我们太重要了。”说起修路,幼儿园园长张忠芬回忆起两年前的情景。 2012年7月,杨健担任水淹凼村驻村民警后,有一次来到赚宝村青青幼儿园。那天刚下过雨,接送孩子的家长为了防止摔跤,牵着孩子们缓缓地从湿滑而又破烂的石板路上倒着走,看着孩子们那一张张小脸上挂着的害怕神情,杨健的心揪了起来。 那一刻,杨健做了个决定:修两条水泥路,帮帮村民和孩子们。 杨健跑村里、镇里,跑辖区企业单位,讲好话,拉“赞助”,但似乎各有各的困难,没有效果。虽然付出了艰辛,但两条看似简单的小路就是修不起来,这成了杨健的“心病”。孩子们小心翼翼,不时趔趄的身影一直在杨健眼前闪现,一到下雨天,幼儿园便成了杨健的牵挂。 事情虽然没有进展,但杨健一直不言放弃。 好事多磨,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今年10月26日,杨健软磨硬泡说服了麻柳嘴园区安置房工地的施工方,他们愿意提供修路的原材料,但必须自己运输。 一切就绪,10月28日,总重约11吨的物资顺利运到了青青幼儿园。经过杨健与幼儿园老师、自发帮忙的学生家长一起努力,三天后,两条硬化的水泥路展现在孩子们面前。抹着汗水,浑身弄得脏兮兮的杨健和村民们都会心地笑了。 如今,每次到幼儿园,不管是天晴下雨,看着孩子们蹦蹦跳跳的上学放学,杨健总会有一种莫名的满足感。 而幼儿园的孩子们,也总会收到一些文具、玩具和图书等小礼物,然后听杨叔叔讲交通安全知识、消防安全知识…… 再后来,杨叔叔会经常出现在幼儿园,和孩子们成了知心“朋友”。   他—— 化解了村民40多年的“心病”   午后,雾淡了些,细雨仍依稀。 从幼儿园出来,杨健前往水淹凼村,他准备去看看村民吴长桂(化名)。 11月初,水淹凼村62岁村民吴长桂的家属找到杨健,希望他帮个忙,讨要医药费。吴长桂8月份时做手术,现在还躺在床上,做手术的原因是取出身体内残留了几十年的子弹。 原来,吴长桂体内的子弹是40多年前的一次打猎经历留下的。那时候,由于饥饿,十五六岁的吴长桂和同村小伙伴王大友(化名)经常上山打猎,改善伙食。有一次,两人又相约上山打猎。路途中,两人分开而行。吴长桂爬上了一棵树寻找猎物,忽然失足,他从树上掉了下来。这时,王大友也来到附近,看见树丛中有响动,以为有猎物,随手就是一枪,结果击中了吴长桂。 当时王大友赔偿了200元给吴长桂,由于医疗条件有限,子弹没能取出,一直留在了吴长桂的肋骨里。治疗后,也没感觉到疼痛,吴长桂就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几十年过去了,今年8月,吴长桂伤口发炎,疼痛难忍,到医院做手术将子弹取了出来,花去8万多元的医疗费用。 出院后,吴长桂的家属找到王大友,认为他应该承担医药费。王大友虽然承认枪是自己开的,但当时早已赔偿200元,现在不该负担。于是,本为亲戚的两家吵得不可开交。 杨健接到求助后,心里一直琢磨着怎么才能消除两家多年来的“心结”。 开始,杨健组织两家人协商了多次,均以激烈争吵不欢而散。不过,杨健并未放弃,他找到法律人士,就个案了解了相关的法律知识。 今年十月的一天,杨健再次找来两家人,为他们讲纠纷前如何相处和睦,互相帮助,纠纷后的亲戚变仇视的坏处,苦口婆心,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同时辅以法律知识。在调解过程中,杨健始终把“感情”、“友邻”、“互助”作为主线,最终,杨健用“爱心”让吴长桂和王大友握手言和,达成协议,王大友为吴长桂分担了一半的医药费。 可第二天,王大友的老伴又找到杨健,认为民警偏向吴长桂,因此要讨说法。花了半天时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杨健才让老太太心服口服。 走进吴长桂的房屋,吴长桂半躺在椅子上不停地感谢杨健,而王大友老伴拉住杨健的手说:“杨警官,那事你莫见怪,莫见怪哈。” 趁这机会,杨健提醒两家人,冬季取暖要注意防火…… 归程中,暮色越来越浓,杨健打开了车灯,旷野中,警灯闪烁,仿佛一曲爱的音符,在乡间跳动,为寒冷的乡村之夜增添了一抹暖意。

                                                         (摘自2014-12-15《重庆法制报》记者龙珊杨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