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利

  • 发布日期: 2017-04-05
  • 浏览次数:

《央视网》“农门”女高知高利:做一名爱岗敬业的植物医生

民以食为天,她以农为荣。高利,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研究员,投身于农作物病理学研究,针对小麦矮腥黑穗病等病害,潜心开展病菌快速诊断及侵染机制研究,为农业生产、海关检疫和病害防控提供便利。

同样“务农”,高利可是名副其实的高知分子。2007年7月毕业于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获理学博士学位;2004年7月毕业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植物保护学院,获农学硕士学位;2001年7月毕业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植物保护学院,获农学学士学位。2007年7月至今在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植物病虫害生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工作。2010年9月—2013年4月受国家留学基金委的资助,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做访问学者。2015年7-9月受中国农业科学院“中国青年科学家”项目资助,在位于墨西哥的国际玉米小麦改良中心(CIMMYT)任访问学者。

农村是根 不跳“农门”

高利在西安市长安县(今天的长安区)度过了童年和少年时光,她对家乡农田遭遇的严重病害记忆犹新。当年在填写高考志愿的时候,她毫不犹豫地选了个没有“跳出农门”的专业——植物保护专业。“农村是我的‘根’,我要为生我养我的这片土地做出自己最大的贡献。”回忆起当年的决定,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带着微笑,语气却无比的坚定。

高利于西北农林科技大学、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获学士、硕士和博士学位后,成为中国农业科学院植物保护研究所植物病虫害生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的一员。工作后她进行的第一项研究,就是针对形态极其相似的小麦三种锈菌(条锈菌、叶锈菌、秆锈菌),开展准确、便捷的快速诊断技术研究,这一解决农业生产实际面临问题的研究受到同行专家的认可,当年获得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的资助,这对刚刚步入工作岗位的她无疑是很大的鼓励。

在田间诊断小麦三种锈病时,虽然老百姓有农谚“条锈成行叶锈乱,秆锈是个大红斑”这样的描述,但是在病害潜育期及幼苗叶片上夏孢子堆密集时,是很难进行正确区分的。尤其是小麦条锈病和小麦叶锈病的初始症状极其相似,若判断错误,将不能有针对性的进行高效防治。

小麦锈病具有发生区域广、暴发性强、流行频率高、危害损失重等特点,严重威胁着我国小麦的生产安全。高利针对老百姓以及基层植保植检部门面临的这一实际问题开展了研究。她潜心尝试,筛选出了一个单克隆抗体,该抗体同三种小麦锈菌结合后,可通过颜色差异实现快速准确区分。”高利说,“这就好比一道三选一题目,条锈菌和叶锈菌会分别呈现绿色和黄绿色的椭圆形,颜色介于二者之间形状又偏杆状细长的,则是秆锈菌。”

精准扶贫 知识是“金”


    2月28日,高利荣获第十三届“中国青年女科学家奖”称号,颁奖典礼在中国妇女儿童博物馆举行。上午还在颁奖台上领奖,傍晚就赶到机场准备奔赴新疆。2017年2月28日至3月1日,全国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中心在新疆乌鲁木齐举办了全国检疫性有害生物监测与防控技术培训班,刚刚捧得奖杯的高利已经坐在了培训班的讲台上,就小麦重大病害监测与防控技术进行培训。

所有可能危害粮食作物、导致大幅减产的病害,都牵动着千千万万粮农的心。高利长期致力于小麦矮腥黑穗病等病害的快速检测及侵染机制等方面的研究,使人们有可能在第一时间发现病害,进而及时采取防治措施,将损失降至最低。

小麦矮腥黑穗病是一种重要的国际检疫性病害,是麦类黑穗病中危害最大、极难防治的检疫性病害之一。该病害于2007年被列入新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进境植物检疫性有害生物名录》的271号检疫性有害生物。感染这种病害的小麦,严重时可损失75%~90%,甚至绝产。小麦矮腥黑穗病除导致产量方面的损失外,还严重的影响面粉的品质,未经有效处理的病麦加工的面粉不但带有腥臭味还可导致人畜呕吐中毒。该病原菌可种传及土传,而且病菌抗逆性强,可在土壤中“潜伏”存活长达10年;如果直接依据冬孢子形态进行区分,极易和另外两种导致小麦黑粉病(小麦光腥黑粉菌和小麦网腥黑粉菌)的病原菌混淆。目前较为稳妥的方法是进行冬孢子萌发区分三种病原菌,然而需要时间最少也得2-3周,耗时费力,在需要准确快速鉴定的海关口岸并不适用。

“如果50克小麦当中的矮腥黑粉菌孢子超过3万个,海关就可将来自疫区的小麦拒于国门之外。现在随着我国加入WTO以及‘一带一路’的深入,这种病原菌进入我国的可能性日益增大,面临这种严峻形势和迫切需求,我开展了这种病原菌的快速检测技术研究。”高利研发了可快速鉴定小麦矮腥黑粉菌的特异性分子标记,并创新性实现了该病原菌的免疫荧光检测方法,均可成功区分小麦矮腥黑粉菌与其极其近似的小麦光腥和小麦网腥黑粉菌,该技术已在多个检测中心、检疫部门及口岸推广,受到了使用者的普遍好评。

用实力打破性别偏见

高利于2011年9月到2013年4月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做访问学者,师从著名教授弗吉尼亚•沃尔伯特从事玉米瘤黑粉病的相关研究。“由于其病原菌和和小麦黑粉菌是近似物种,并且该病菌已作为一个模式对象研究非常深入,因此我步入了玉米瘤黑粉病的研究领域。”

在斯坦福大学的日子里,高利大部分时间是在显微镜下度过的。在那里,高利发现了玉米瘤黑粉菌侵染玉米花药后可导致玉米花药细胞发育延迟并导致玉米花药五种细胞过度分裂,该侵染方式完全不同于该病菌在玉米其他部位的侵染机制,这个发现被后续权威期刊中的学者引用时评价其为侵染机制研究中一个全新的观点。

对高利来说,这段访问学者经历是弥足珍贵的,不仅拓宽了她的国际视野,学习了新技术,发现了新的侵染机制,导师弗吉尼亚•沃尔伯特对科学的勤奋、执着,更带给了她榜样的无穷力量。

高利说:“我非常感恩一路走来遇到的很多敬仰的前辈,是他们的谆谆教诲,对科学的认真执着、以身作则的优良作风,耳濡目染地影响和引导着我,我会在这条路上继续前行……” 

变化正在发生。

2017年3月4日下午,习近平参加民进、农工党、九三学社界委员联组会时明确指出,要为广大知识分子工作学习创造更好条件,加快形成有利于知识分子干事创业的体制机制,遵循知识分子工作特点和规律,让知识分子把更多精力集中于本职工作,把自己的才华和能量充分释放出来。

“中国目前约有2400多万女科技工作者,作为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正在科技领域涌现”,全国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书记处第一书记宋秀岩称,并认为女性从业者在科研领域的情况有所好转。

“高层正在落实一些政策,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青年科学基金项目’及‘优秀青年科学基金项目’对女性均延至40周岁,前者对男性要求35周岁,后者38周岁,这是考虑到女性生育问题。”高利称,自己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做访问学者时的导师也是女性,随着越来越多女性进入科研领域,更多照顾女性利益的政策还会一步步落实。

(摘自《央视网》 2017年3月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