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渊锡藩老师

  • 发布日期: 2014-11-12
  • 浏览次数:

  8月19日,从吉林回陕在北京转机时,学院办公室同志打电话告诉我渊锡藩老师去世的噩耗,我深感震惊和悲痛!在回程的飞机上,我心情久久难以平静,满脑子几乎都是渊老师的音容笑貌,不断地感叹生命的脆弱和人世的沧桑。  其实,就在这次外出的前一天,我收到了渊老师给我发来的电子邮件,那是他为这次学校八十大庆精心准备的有关我校牛冷冻精液及人工授精研究历史的PPT,那一幅幅珍贵的照片,那一行行精准的文字标注,那一张张早期相关论文和文件的扫描件,看后让我激动不已,真敬佩渊老师的细心和认真,准备回校后当面再感谢他。谁也没想到,身体硬朗、性情豁达的渊老师却突然走了,永远地离开了他深爱的母校、挚爱的事业以及热爱他的家人、同事和学生。  记得在前不久畜牧专业85届校友聚会上,返校的同学们和母校的老师们纷纷发言,回想当年的师生情谊,畅谈母校的发展变化。当时我和渊老师坐在一起,还聊起了纪念建校八十周年暨合校15年的事。在随后的发言中,渊老师的寄语简短而风趣,他说:同学们要好好干,多保重身体,多回母校看看,今年学校要搞八十年校庆活动,希望同学们尽量回来参加,届时在座的老师和同学大家都要在,一个不能少!只可惜,山川依旧,渊老师却先走了……  上大学时,我们的《家畜繁殖学》专业课是渊老师和夫人张一玲老师上的。课堂上,渊老师幽默诙谐、妙语连珠,张老师严谨细心、字斟句酌,夫妇俩认真负责、优势互补,把这门专业课讲授得生动有趣,给同学们留下了深刻印象,也留下了不少经典佳话。  参加工作后,我曾多次陪渊老师出差,在陕西各地开展黄牛改良和技术推广工作。正是这些难得的机缘,使我对渊老师为人做事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常常被他渊博的畜牧知识、娴熟的专业技能、满腔的服务热情所打动,敬佩之情油然而生。无论是千陇山区,还是渭北旱塬,乃至全国各地,都有他奔走他乡为基层农技人员亲口授课、亲手示范的足迹;无论是奶牛良繁、黄牛改良,还是奶山羊、同羊良种扩繁推广,都洒下了他默默无闻、无私奉献的心血和汗水。

 发挥余热,服务“三农”,是他退休生活的真实写照。渊老师是个闲不住的人,他思路敏捷、步履匆匆。除继续关注动物繁殖学学科发展、积极致力于《畜牧兽医杂志》编校工作外,他还经常奋战在“三农”工作第一线,深入畜牧企业、养殖基地和专业大户传经送宝,通过技术培训和现场示范,把自己一辈子积累的渊博知识和练就的精湛技艺毫不保留地传授给大家,培养了不少常年扎根农村、服务农业的农民技术员和“二传手”,深受各级政府和畜牧部门以及基层农技人员与广大农民群众的欢迎和爱戴。

 渊老师匆匆地走了,无尽的思念只能化作一个心愿,祝愿敬爱的渊老师在天国里一路走好!   (昝林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