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素云老师 永远铭记我心中!

  • 发布日期: 2014-03-17
  • 浏览次数:

今年4月20日是母校80华诞。此时此刻,我格外思念曾孜孜不倦教诲与指导过我的程素云老师。她虽已过世10多年了,但她高尚的人品,朴实的为人以及那音容笑貌至今仍铭记在我心中。 我和她结识是在那特殊的年代(1958年)。为了改造知识分子资产阶级世界观,学校组织一部分同学在老师带领下分赴陕北、陕南艰苦农村山区进行劳动锻炼。当时程老师是土化系(现资环学院)在我省商县下偏头乡农村劳动锻炼小队的队长。下偏头乡是陕南众多山区之一,当地农民祖祖辈辈就居住在山沟两边,住房十分简陋,房子内家具破烂,农民穿的衣服是破了又补,补了又破,加之近几年遭灾,粮食失收,因此农民生活十分艰苦,只能吃野菜煮的玉米稀饭(糊糊)。即便是生活已经如此艰辛,农民们仍每天要爬山坡(坡度20-500)到半山腰种地,山上坡地面积只有0.2-0.5亩,土地贫瘠,作物产量低,一年收成只能维持较低的生活水平。我们师生十五、六人分别被分配住在生产队农民家里。我和程老师、朱明娥同学(母校土化系退休教授)三个人睡在一个炕上。我们每人每月9元伙食费全交给农民家,和他们同吃一锅饭和农民一起上山劳动,在劳动中也参加评工记分,我每天能评上6-7分(10分为满分)。程老师对同学们十分和善友好,我身体不太好,她对我的关心照顾使我深受感动。其实程老师本人身体也不好,但她对自己要求十分严格,每天坚持上山劳动,即使来了月经仍坚持上山去劳动。我们同住在一个炕上,互相之间比较熟悉,她告诉我,她是土化系54届毕业生,后来留校工作,爱人李昌纬在苏联留学。当时我们小队也按照学校的安排,经常开会政治学习,提高同学们的思想觉悟与政治水平。培养同学们扎根农村,献身农村的雄心壮志。程老师既是党员又是小队长,她说话办事,实事求是,合情合理,从不夸大,从不随便给别人扣帽子。在当时这个左倾严重干扰的年代,程老师实事求是,为人真诚友善,爱护同学的珍贵品德,我内心十分敬仰。 1958年5月,有一天晚上,我突发急性阑尾炎,肚子痛,在床上打滚,和我在一个炕上睡觉的朱明娥同学对程老师讲:“小赖好像是急性阑尾炎。”程老师问了一下我的情况,摸了一下我右下边腹部,当即决定,要生产队长组织人力,星夜兼程抬我到商县医院动手术,当时我们住地离县城约90多公里,全是崎岖山路,中间还要过几道河,生产队长亲自制作临时担架,联合几个农民还有陈四兴(陕西汉中市农科所退休研究员)等男同学轮流抬我去医院。他们翻山越岭,花了15-16个小时,终于把我抬到县医院动手术。事后医生讲:你再晚来半个小时阑尾穿孔,就会有生命危险。在我住院期间程老师安排同学们专程来看望我。我出院后回到生产队,也只安排我做轻微的劳动。当时我内心对程老师非常感激,经常讲:她是个好人,是我终身不可忘记的恩师。      1958年7月,学校通知我们师生返校,回到学校,安排给我们补课,程老师又承担了我们土壤分析课的教学工作。土壤分析是建立在无机化学、分析化学、土壤学等课程基础上的一门重要的专业课。主要讲授土壤、肥料、水的分析测定原理、测定方法,是直接为教学、科研、生产等服务的专业性、技术性强的课程。程老师教学经验丰富,讲课条理性强,加之,她耐心、细致的指导,使我身受其益。程老师每次讲课均把重点、难点给我们讲得很清楚,把实验操作注意事项反复强调。程老师不仅现场给我们示范实验室仪器设备如何操作,还要求我们毕业班学生自己动手,配试剂,配标准溶液。为此,我们整天就在实验室工作,有时中午饭同学们互相帮助把饭带到实验室吃,晚上11-12点钟才休息。我因为分析操作技术比较熟练、细致,程老师常常表扬我。光阴似箭,时间过的真快,我大学毕业了,当时想回家探亲,程老师主动借给我路费,使我顺利回到老家看望双亲。毕业分配,我分配到大学从事教学工作。几十年过去了,五台山150个台阶,张家岗的窑洞仍记忆犹新。而今我已步入耄耋之年,对母校,对老师的深情厚意我永不忘怀。特别是程素云老师对我孜孜不倦的教诲与指导,使我身受其益,我永远不会忘记她的教导。在母校80周年校庆到来之际,我忠心感谢您们的培养。程素云老师,您是我终生难以忘怀的恩师1愿您在天堂富贵安康!                                                                  土化59届校友赖忠盛(新疆农大退休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