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王正毅给书记、校长的一封信

  • 发布日期: 2006-06-20
  • 浏览次数:

 

张光强书记、孙武学校长:
  你们好!
  我是1983年1月自文革恢复高考后从西安体育学院首届毕业分配来西农体育教研室工作的教师。至今,二十五个春秋过去了,岁月把我从一个满怀理想的青年人带到了鬓角泛起白发的知天命者。虽然,我的母校是西安体育学院,她培养了我,但是,二十五年来在我的心中始终有一个今生都不会忘掉的情结,那就是我第二个母校——西北农林科技大学。
  近几年来,学校的发展让我们这些老职工从心里为之振奋,“211”、“985”一个个荣誉让我们对学校充满着希望和激情。学子由过去的几千人发展到如今的2万人,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的知名度在不断提升,作为国家农业的高等学府在未来将会更加辉煌。
  然而,由于高等教育的迅猛发展和学子们求学的迫切,有限的教育资源也让一部分考上大学却确艰难求学的孩子们饱受困苦。我爱人谢婉萍在生命学院办公室工作,经常会接触到因学费和生活问题而犯愁的学生,于是自2004年开始她不动声色的从自己的工资中每月拿出400元承担了生命学院两名困难学生的生活费,并资助他(她)们到大学毕业。我知道这事后,非常感动,她给我说:“我们也有孩子在上大学,他不缺吃、不缺钱花,而这些品学兼优的孩子为什么就要受到生活的困苦?我们虽不能帮助太多的孩子,但眼前看到的困难学生就要帮他(她)们渡过学习难关,我们不求回报,只愿他(她)们顺利完成学业,日后报效国家。
  在我爱人的影响下,我愿尽自己力所能及为母校做点事情。近期我已与校体育部达成共识,每年捐资5000元,首期10年共计人民币5万元设立“正一体育奖励基金”,用于奖励在当年体育教学和体育教研室走出来的教师。我深知他们的辛苦,他们风里来、雨里去把人生最美好的青春年华都留在了操场上、球场上、跑道上。为了还我一份“苟富贵,勿相忘”的心,同时,也感谢学校、体育教研室和我的同事们多年来对我的关心、信任、爱护、支持和帮助,我有能力也愿意做好这件事。
  另外,我和爱人已商定,在她资助的两名贫困学生毕业后,我们将向校友会每年捐资5000元,设立“正一贫困学生奖学金”以10年为一个周期,共计5万元。该奖励金由校友会选择资助对象,用于奖励那些品学兼优的学生。
  张书记、孙校长,我们所做的这点事,只是作为西北农林科大普通的在职职工和一个普通的离职职工的一份最真诚的心意。帮助所能帮之人,授予需授可授之人,也是我们夫妻多年的心愿。同时,通过此事若能唤起有能力与我们同行的其他人,也是我们为贫困学生做的一点点贡献。
  顺祝二位校领导工作顺心,身体康健!



                                                              王正毅
                                                    本校职工
                                                              谢婉萍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