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校友李全斌来信

  • 发布日期: 2007-04-19
  • 浏览次数:

 

对母校的几点回忆

 

(一)民国十八年关中道,天旱不雨,三年六料歉收(一年夏、秋收获算两料)农民饿死者甚多。19331934年间,母校奠基于张家岗西面,当时地上长满荒草,蓬蒿有一人多高,学校划地,收买荒草在校内堆集,形成东西两座山丘,一场雨后,就地挖土作成砖瓦坯,并作圆形顶的烧砖窑,用收集之柴草烧成砖瓦,大楼校舍就此建成。

(二)学校筹备建筑主任为王玉堂(子元),王主任去世于武功县博爱医院,孝子牵绋引灵柩,步行回学校,路经营盘沟我家门前,村民沿道目送。王主任埋葬在学校西边卜村北原上,附近各村民众,掮铣前去填墓者一百多人,我是小孩子,也跟着大人去看热闹,执事者叫一村人集合后,蹲在地上,并发给每人一份钱,我也领了一份。

(三)我读附小,初小是二六级,高小是二八级。我们的宿舍是一排窑洞,最东边的一洞是防空洞,由地下通到学院内部,有两个出口,中午休息时,去校医院看病,就从防空洞内钻去,近得多。日本飞机从东边飞来,在武功县上空转向,由北向南,侧伏投弹,张家岗附近,就投了好几颗。学校内,大楼北面中弹,仅毁损了大礼堂的边墙。                                 (台湾校友 李全斌)

(李全斌,陕西杨陵人,国立西北农学院附属小学二八级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