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岂能如烟?

  • 发布日期: 2017-02-28
  • 浏览次数:

往事岂能如烟?

——回忆在牧医78届1班的那几年

 引言:也许你是恢复高考后的“天之骄子”,也许你“属于我们80年代的新一辈”,或者是80后,90后,00后……,但你未必了解那个年代“名声不怎么好”的“工农兵学员”,兹将近日完成的散文诗“往事岂能如烟”呈送给大家,便于大家了解那个年代的一群同样“热血”的青年。

 

 42年前,

“……我们工农兵学员,来自祖国四面八方,

——带着工人阶级的嘱托,

——带着贫下中农的希望,

——带着革命部队的传统,

走向教育革命的战场……”

唱着这首豪迈的“工农兵学员之歌”,

高举“工农兵学员上、管、改”的大旗,

我们跨入了高等学府“西北农学院”;

我们学军,

我们拉练,

不宜长行--李军坐上了“军宣队”的吉普车,

让脚痛腿肿的我们好生羡慕了一番;

我们住畜牧站,

我们住兽医院,

唯独无缘于“五台山”上的高楼深院!

我们割小麦,

我们搞青贮,

——灰头土脸,一身臭汗,

——睡梦中还有总支书记秦老师“接管二站、接管二站”的呐喊!

我们军训到陇县,

军营生活苦中也有甜,

严格训练、学习打靶,

每人还真枪实弹打了三发子弹;

我们搭防震棚

——用包谷杆,

日出在猪圈养猪,日落住进棚里防震避险;

我们去兴平汤坊庙养猪实践,

白天钻猪圈,晚上睡圈顶,

——哪管圈顶弓形与椭圆;

我们伏身在大通铺床缘上设计饲料配方,

进行精确计算,

遇到了诸多困难……

王志华还不满金老师躺在床上打鼾,

“王志华,别人打鼾干你什么事啦?

吓得我们出了一身冷汗!

我们“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

我们声讨“4.5天安门反革命事件”,

我们痛悼周总理、朱老总、毛主席三巨星同年先后陨落,

一把鼻涕、一把泪

——肝肠寸断;

我们欢呼粉碎“四人帮”,拥护高等教育回到正轨

——终于有幸登上了“五台山”,

学英语,补课程,

才算真正开始了学习阶段……

只叹光阴似箭、校园时间太短,

我们夜以继日、泡在教室或图书馆;

我们做早操、练长跑,只等代文彦的哨音召唤;

我们看电影,

我们打篮球,

女同学在为王应海、代文彦、王金锁、张乾民、王木林他们加油、呐喊!

我们每月都期待戚振坤早点来宿舍发饭票、发那19.5元钱;

我们也爱美、爱俊、爱打扮,

——刘占海用粉笔染得雪白的球鞋、王应海草绿色的军装、张乾民洗白了的劳动布衫,

曾经是牧医78—1男生自豪的名片;

我们贫困、艰辛,  但是我们很乐观,

——王应海的军装可在男生中轮换着穿;

——樊广民的军裤也舍得与我来交换,

——男女同色的兰色工作服每人买两件换洗着就能穿两年;

为了实现深藏的心愿

——让梁景亭同学不再穿打补丁的裤子,母亲同意将她亲手为我织就的黑色粗布裤送给同学穿;

我们想吃肉,戚振坤冒险将死马肉切下一大块煮了为我们解馋;

艰难困苦难阻我们努力学习与大胆实践,

课堂之外,我们深入黄龙羊场、兴平猪场、秦川牛场、柳林滩马场和遍布关中平原的诸多兽医院,

坚实的基本功为服务社会插上了实现梦想的翅膀,

千锤百炼铸就了我们的卓识与远见;

38个月的同学情谊伴随着奔向西藏的征程,

伴随着“社来社去”的脚步,

伴随着全省范围内的考干,

永远地铭刻在我们心田!

 

如今,40位同学只剩36位了,最小的也已进入花甲之年,

在我们哀悼4位英年早逝的患难学友的同时,

应当

珍惜今天来自不易的幸福生活,

珍惜刻骨铭心的同学情谊,

珍惜晚年的宝贵时光,

快乐每一天,

健康向未来。

 段恩奎校友,1978年12月毕业于西北农学院畜牧兽医系,现任中国科学院特聘研究员,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干细胞与生殖生物学国家重点实验室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段恩奎作于2017年2月2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