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农,遇到秦岭青年使者

  • 发布日期: 2014-09-28
  • 浏览次数:

  结束秦岭青年使者活动已经很长一段时间了,在学校日日南望秦岭群山,依旧怀念那段和善良勇气相伴的岁月。

  秦岭青年使者活动作为一项社会实践活动,它告诉我知识理论要给农户和养殖户带来实际效益、解决实际问题才是价值所在;作为一项青年志愿服务项目,它告诉我青年应该多多走上志愿服务岗位在服务他人、服务社会中找寻自我;作为一项世界自然基金会发起和组织的项目,它给了我们贴近自然、感受自然、关爱自然的机会。

缘分的开始

  开始,我对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秦岭青年使者项目一无所知。

  只是在和前辈的交流中有所耳闻,它似乎很神秘很高大,似乎意味着能力、意味着勇气。我就带着这么一种简单的对于崇高伟大的热切期盼,默默下定决心一定要参加一次。

  4月,可爱的西农开始充分展示它作为农林院校的独特魅力,处处莺飞燕舞、花团锦簇。我就在这个最美好的季节里和最美好的秦岭青年使者项目相遇了。4月1日,校园网站上发布了征集WWF秦岭青年使者活动方案的通知。从此我便开始了对它漫长的追求过程。

  缘分要靠自己争取。

  我必须承认WWF真的很难追。如果要按照时下流行的等级划分的话,它必然是高富帅。那段日子里,所有朋友和我说的只有一句话:“真的很难申请,放弃吧。”而我以往也确实没有接触过任何项目申请书,不知道什么叫做预计产出,没有做过如此精细的活动日程安排。

  还好,我有个优点,认定的事情不松手。那段痛并充实的日子里,各种电话辗转联系保护区了解情况;联系以往参加过的学长、学会做出一份优质的项目申请书;联系学校教授,万分恳请老师随我们一同“进山”。我从来没想过我会有一段每天和电脑呆在一起的时间比睡觉时间都要长,修改项目书到凌晨4点,8点再爬起来去上课。

  恰恰也是在这段历经“磨难”的日子里,我发现了这个活动的真正意义所在,那个村子需要我们,我们需要去那个村子。你是否有过想象和你日日相对的山里有一个安静祥和的村落,村里的孩子要翻山越岭去上学,他们的父母靠在石头缝里种粮补贴生活。即使是历史的洪流推进到科技飞速发展的21世纪,那里的乡亲养的蜂得了病一样也少人问津、束手无策。此刻,我再一次在心里默默下定决心,一定要参加这次的秦岭青年使者活动。

  终于,递交申请,参加复试。得到成行通知时我哭了,这时候我才敢确定,我和秦岭青年使者的缘分真的开始了。

  和你们相遇在秦岭深处,是我这一生的财富。我要以朝圣的态度完成这一次的任务。

相约秦岭深处

  美丽的秦岭,我终于奔向了你的怀抱。这湛蓝的天,满的快要漫出来的绿色,蜿蜒的溪水连同那山间河畔冒出的一缕炊烟依然历历在目。

  那日,我们一行人直奔老乡家中,老乡一听到是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组成的专家团专门来解决他们中蜂养殖上的技术困难,十分高兴,纷纷向专家诉说自己养殖的困难,有的还急切地拉起专家往自己的蜂箱那里走去,希望专家更加近距离地给予指导。一位老乡说,自己家今年产的蜂蜜产量不但低,很多还颜色发黑,品相很差,怎么也卖不上价钱,想让专家赶紧给瞧瞧到底出了什么问题。老师听后忙请老乡将“有问题”的蜜和去年产的质量上乘的蜜取出来对比来看。拿到蜜后,队员首先进行了采样。根据蜜的色泽、澄澈度等外观,老师初步判断“有问题”的蜜的质量没有问题,颜色可能是蜜源花朵不同造成的。说完,老师还亲自尝了一下,边笑边说:“这下您可以放心了,我尝了一下,绝对没问题。之所以这样都是今年天气异常,原来这时期的花都谢了,现在蜂采的是颜色偏深的花蜜,颜色才显得不太好。”听完这番宽心的话,老乡也笑了,在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算是落地了。

  对于采集的标本,队伍也进行后续的研究。我们也将研究结果、预防措施以及相关资料打印成册邮寄给了村长。在县城进行相关部门走访时,当地领导说,他们佛坪的蜂蜜因为蜜源和环境优势,质量是一等一的好,做成产业体系、打造品牌是他们的下一步目标,为了进一步推动社区养蜂的科学化、规模化进程,队伍还将相关问题提交中国养蜂协会,期待对社区养蜂产业的发展能有进一步的规划。虽然在专业知识上我们能力欠佳,但还是尽力帮助专家做好辅助工作,希望能够为村民送去真正的实惠。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陆续进行了社区调研、环保宣传、义务支教等活动,虽然每进入一户人家调研就意味着爬山5公里,但大家没有一句怨言。为了提高效率,我们在路上随手捡拾垃圾,进入每一户人家都先把我们购买的相关物资捐助给他们,如果有小孩子的话就开展支教。山里的孩子,父母最希望的便是他们能够通过学习文化知识走出深山,因此我们在交流时更多也是偏重对他们人生规划上的指导,引导他们热爱学习,积极完成学业,改变父辈们一成不变的生活方式。

  多雨时节来到大秦岭深处,不邂逅一场大雨岂不是辜负了这美好!在山中的第五天,我们在调研过程中突遇大雨,去时欢歌笑语,一路上且行且停,一边走家串户,一边捡垃圾,觉得行进得挺快。但返程时大雨瓢泼,顿感山路漫漫。回到所住的农家,浑身都湿透了,阿姨告诉我们,山中雨季已然到来,预报说这场暴雨将持续一周左右。第二天,依旧阴雨阵阵,为了防止出现困在山中的情况发生,我们赶紧集体撤离。一路上,到处是落石,本来沿着山路温婉蜿蜒的小溪流突然暴涨,溪水已经裹挟着泥沙冲到了岸边。

我的感悟

  在东河村,在佛坪县城,我们走访了很多农户、很多部门,了解到当地农户实际生活、中蜂养殖以及环保工作上存在的种种困难和问题。我们试图帮助解决这些困难和问题,却都深感力不从心。毕竟我们的活动只有短短几天,更何况我们对于解决问题需要的专业知识真是知之甚微。

  通过参加活动,我也有了自己的一些看法。例如,我们不妨将学校的一些在秦岭进行的专业实习直接和有技术指导需求的农户联系起来,相对于专业知识匮乏的学生,学校的专业老师才能给村民技术上更专业的指导,同时也是学生一个实地学习、将理论知识和生产实际紧密联系起来的好机会。考虑到村民的接受能力以及当地技术工作人员的要求,在技术指导时,不妨直接联系相关部门技术员,将解决问题的办法传授给他们,再请他们将知识传播到各村各户,效果可能会更好。

  秦岭是个很美的地方,是个让人路过都会觉得幸福的地方。感谢农林科大给我一个参与美丽,保护美丽的机会。更重要的是这次机会使我对于自己所学农业知识也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作为农林科大人承农神后稷之志,行教民稼穑之为是我们不变的使命。而如何守护住心中理想,扎实学好专业文化知识,踏踏实实搞好研究,将科技成果惠及更多乡村农户就是我们当下最重要的任务。

  这一切只是个开始。

  还好,我们已经在路上。(赵星)

  赵星:1993年4月出生,河北衡水人。2011年考入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园艺学院设施农业科学与工程专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