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同川:从土壤农业化学到投资合伙人

  • 发布日期: 2019-09-09
  • 浏览次数:

 

王同川,出生于陕西铜川,西北农林科技大学1978级农化系校友,美国W&W Group LLC 董事长,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理事会名誉理事长、客座教授。

为了促进中国农业发展,培养更多优秀农业人才,支持母校教育事业发展,鼓励更多学生勤奋学习。2015年,王同川在母校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捐赠3000万元设立“王同川励志奖学金”。

1.生活是最好的老师

每一个优秀的人,都有一段沉默的时光。那一段时光,是付出了很多努力,忍受了很多的孤独和寂寞,不抱怨不诉苦,只有自己知道。而当日后说起时,连自己都能被感动的日子。

— — 《尼克·胡哲给自己的信》

谁曾想,年趋花甲,神采奕奕的王同川,小时候经历过的贫穷与艰辛是现在很多人想象不到的。“我曾要过饭,大概是1967年左右,那时候饿的不行,到处找吃的,我就看班里谁家有馍吃,我就跟人家去商量,给人家做作业。那时候班上有个同学,哥哥在我们镇上的国有食堂工作,可以把馍拿来,她语文、数学两门课的作业全是由我给她做,做一门作业两个馍,这是我一天的伙食。有时实在太饿了,饿的撑不住了,还动过偷吃的念头,但最终还是不敢。”王同川说。

从小在农村穷怕了,饿怕了,1977年国家恢复高考后,王同川立志要走出农村。

“那时候就觉得农村太苦了,不像现在,美丽乡村建设,基层各种基础设施都趋于完善。刚恢复高考后那几年,大家都想离开农村,学习热情都特别高涨,知识改变命运,只有好好学习,将来才能有出息。”

1978年,王同川顺利通过高考,考上了西北农学院(西北农林科技大学前身),因高考化学成绩突出,被调剂到土壤化学专业,从此便与农业结下了不解之缘。“小时候穷怕了,目标就是离开农村,但考上了农业院校,进城也是因为农业,做生意第一次成功也是农业,现在搞投资了,还是和农业相关。”命运好似早有安排。

上大学时,王同川在完成本专业的课程学习之外,主要将经历放在自己感兴趣的地方。“我对宏观经济学感兴趣,对政治学感兴趣,对学英文感兴趣。上大学那会,除了完成正常的专业课学习之外,就将自己的精力放在这些上面了。”除此之外,王同川也喜欢公共关系,喜欢社会活动。

谈及大学期间的老师,虽然过了很多年,王同川依然记忆犹新。“印象深刻的是教物理化学的薛澄泽老师,薛老师当时讲课采用全英文授课,就觉得老师很有才。大学毕业后我还翻译了一篇有关环境保护的文章,还拿给薛老师让老师帮忙指导。”后来,王同川的那篇文章发表在《陕西环境》上。

王同川对学英语感兴趣,很大一部分是来自当时大学英语老师的熏陶。“当时教我们英语的是张宝文老师,张老师上课很能吸引人。后来,张老师不再教学,当了学校的校长。再后来张老师离开了学校,担任农业部的副部长,民盟主席,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虽然张老师后来不再教学,但他的英文教学,一直深深的影响着王同川。今天,王同川海外投资的英语基础,也离不开老师那时候的教学。

同班同学对待学习的态度也一直在激励着王同川。“上大学的时候,我们班有位叫袁新民的同学,他非常喜欢学英语,把英语词典从A背到Z,现在他成了全国有名的英语词源学专家,著书立说。还有张福锁,现在是中国工程院院士,他上大学时就学习很认真,成绩也非常好。只要认真并坚持下去,将来一定会在自己的领域有所成就。”

2.当努力遇上机遇

人一定要接地气,想要枝繁叶茂,必须根基深厚。

    大学毕业后,王同川先从事了两年教师的工作,之后回到自己的家乡陕西省扶风县,在最基层,在农业、农村、农民三农问题第一线工作。“我在基层工作的时候,跟生产队长、农民、村主任、镇长等交流很多,跟这些人打交道的经验很丰富。中国是一个农业大国,只有深入到农民中去,了解他们,跟他们成为朋友,才能更好的为他们的发展做服务。”

扎实的专业功底,平易近人的性格,良好的群众基础,让王同川从科员一路升任到土地局局长、政协副主席。“命运和我开了个很大的玩笑,从小我一心想离开农村,但是却上了农业院校,毕业后的30年间,我也是同学里唯一一个在县上工作的人,不仅工作在农村,和农民紧密联系,而且从事与本专业息息相关的行业。”

2003年,王同川再次想离开农村。“工作原因,我注意到了国家政策,按照《土地管理法》要求,凡建设项目占用耕地必须占一补一,占补平衡,未来全省建设发展需要大量的建设用地指标,同时需要相应的耕地占补平衡指标。考量我这方面具备各种有利因素,一是我在土地系统工作18年,积累了大量丰富的经验和人脉;二是我熟悉党政机关政策法规,并且谙知为人处事的技巧与方法;三是该项目必须具备土地测量、土地规划、土地调查、制图、土壤化验、农田水利工程等方面知识技能,而这些正是我大学时代的基础课,可以大有作为;四是该项目投资资金多,周期长,风险大,一般人做不了,也不敢做。”于是,王同川决定下海创业,与家人创立了陕西省第一家私营企业,专业投资新增耕地开发。“创业初期,一位从事酒店行业的老板也是老乡,毅然决然以自己的酒店做抵押,帮助我在信用社贷款500万元,加上我向亲戚朋友借款100多万元,就启动了开荒造地项目。”

公司成立后,顺风顺水,很快,王同川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在项目运行中,需要大量机械设备,如挖掘机、双桥汽车、装载机、推土机,也需要人工修筑河堤、渠道、田坎等,公司就雇佣了上百位农民工。期间也一直与村组干部甚至承包荒地户打交道,使我与农民、农村、土地结下了不解之缘。我一个农学院土壤农化系的毕业生,由于抓住了十年大发展的机遇,从事着与本专业息息相关的实业,最终是专业壮大了我,富足了我,分享了经济发展的成果。”

创业之后的十年,王同川先后跑遍陕西全省除汉中安康以外的8个地市,近40个县,最终项目落脚5个地市,12个县,造地近4万亩。西宝高速、西宝高铁、宝天高速、宝汉高速、宝平高速、宝麟铁路等国家重点项目,以及宝鸡高新开发区建设项目的耕地占补平衡指标都由王同川公司提供。

 “人生没有几次机遇,努力抓住每一次机遇,才有可能成功。我应该感谢国家,2003年出来自己干的时候,正值中国加入WTO,中国经济腾飞,我赶上了这个时代。”

2014年至2015年,王同川跟校友在美国做农业考察调研时发现,加利福尼亚州、华盛顿州、俄罗冈州的农业规模化、集约化程度很高。“我一直在想,美国为什么这样强大?归结到一点就是——科技强大,科技强大可以解释一切问题。科技强大的背后是社会制度的完备,在这样的社会制度下,才会出现像乔布斯、扎克伯格、马斯克这样的人物。我不懂科技,但是我可以投资科技,这样我可以随时接触最新的科技和前沿的技术。”

“考察结束后,通过反复研读领会,我也在思考自己,年龄大了,从事实体太辛苦,不如做资本运作。”于是,王同川痛下决心,关掉了每年可以创收上千万元的工程公司,在国内与相关机构尝试私募股权投资。除此之外,王同川在美国成立了W&W Group LLC,在西雅图做私募股权投资,涉及生物医疗、房地产、互联网、养老等方面。

3.用努力去见证努力

王同川美国公司的合伙人是大学同学,他在美国猎头行业工作了许多年,擅长研究团队,研究CEO、CFO等,精通美国的政治、历史、文化、宗教等,是很地道的美国通。2014年两人正式开始合作,每年投10个左右项目,已投资5年的时间,从今年开始,项目开始回款,进入良性循环。他还以投资合伙人的身份加入了北京磐晟资产,成为联合家族办公室最早的一个客户。

一个人的从小到大的成长经历和受教育情况,会无形中塑造他会成为什么样的人,王同川亦是。

“第一,我毕业后在县里工作提拔重用是因为校友,当年我们的县委书记是西农园艺系毕业的,我的很多观点他很认同,给了我发展的平台。第二,我人生第一桶金也是因为我是西北农林毕业的,荒地变农田项目,也是农业。第三,我现在在美国做的这些投资,都是跟校友合作的,接下来要做的项目也是农业方面的。”

拥有情怀的人是幸福的。“我自认为是一个比较有情怀、有理想的人,但是过去比较俗一点,就是为了挣钱,现在做事不止是为了挣钱。比如现在要支持某个年轻人,仅仅只是为了支持他,成功与否已不再那么重要。我投资了他,如果失败了,至少我支持了他创业,给了他一个机会实现自己的梦想。但是因为我分散投资,最后有项目成功,获得回报,说明我也成功了”。

 “我回学校设立奖学金,一方面是为了饮水思源,回馈学校;另一方面是因为我小时候那个年代的经历。有一位来自福建的大学生给我写信,说他现在一天的伙食费是两块钱,老干妈就馍,食堂免费的汤,一天吃两顿。我就想起了以前的事情,大学四年,家里给我买了两双袜子,这两双袜子我来回换着穿,补了又补,穿了四年”。

艰难困苦,予汝于成,经历过苦难的人更懂得珍惜和感恩。

 

王同川向母校捐赠3000

只有不停的学习努力,人生才会越来越好。“我在学校做报告的时候,有学生让我给他设计他人生的未来,我觉得可难了。一个人一个爱好,一个人一个特长,人生充满了不确定性。正因为充满了不确定性,充满了挑战性,人生才会无限精彩。假如你知道你未来会做什么,做到哪种程度,你未来就是什么,已经定性了,期待相对就小了。我现在做投资,每一个项目都充满了挑战,这个项目到底投还是不投,每个月每天都充满了挑战性。年轻人一定要珍惜时间,珍惜当下,努力过好每一天,只有不辜负今天,明天才会越走越好。”

4.终身学习投资农业

终身学习,才能越走越远。“我刚到美国做投资时,看项目路演,美国人笑时,我不知道人家在笑啥。于是,我就计划重新学习英语。”2015年,王同川报了英语培训班,这一年他55岁。坚持学了两年,从刚入学的英语3级水平,到12级毕业。但毕业后他发现听力还是不行,听英国人讲还可以,到美国后还是听不懂,于是又报了英语听力班,一对一强化。“55岁重新开始学习,学了三年,很辛苦,这是一个锻炼的过程。为了做投资,我还报了阿灵顿商学院的EMBA进行系统性的学习,尤其是农业方面的投资,你需要了解国际金融,宏观经济学等,这些都得学。我想现在我是一个投资人,未来我还可以再做20年,一想还可以做那么久,就有动力了。”

 

海外投资

60年代出生的人,在中国社会的发展前进中,既是继承者,也是创造者;既吃过苦,也享过现在的福。生在物质丰富年代的人们,很难体会到60年代出生的人们的生活。作为60年代奋斗拼搏的代表,他有三个感悟:一是机遇对每一个人都是平等的,就看谁能抓住;二是做事要做自己熟悉的事情;三是要学会在逆境中求生存,一个人开顺风船是很容易的,但在逆境中能否崛起,考验的是一个人的意志和信念  

(2019年09月09日 西农北京校友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