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校友马啸,将用身体数据讲述珠峰故事

  • 发布日期: 2021-04-25
  • 浏览次数:

一年一度的珠峰攀登季又至,今年的登山季比较特殊,因为就在去年的12月8日,中国测量队刚宣布了珠峰的新高度,也是人类的新高度——8848.86,想要用脚步和身躯亲自测量这一高度的攀登者们已纷纷踏上征程。这其中就包括1位来自西农深圳校友会的常务副会长马啸校友。

image.png

西农深圳校友会常务副会长马啸校友从2019年开始准备,2020年因为疫情被迫推迟,到2021年重新拾起这一梦想,4月20日,他终于正式启程,从广州飞抵加德满都,一个月后,如果一切顺利,他将站在世界最高峰的峰顶。

关于这次攀登珠峰,马啸校友在行前也表达了一些自己的想法和攀登意愿。

你是什么时候有登珠峰的想法的?

2003年非典期间,王石主席领衔的人类登顶珠峰50周年登山队央视直播,我们正好上大学,困在学校看新闻给我留下来深刻印象,也在我心中埋下了一个登山的种子。

从2007年误打误撞到深圳登协工作,真正让我开始接触攀登运动和攀登者。身边太多人登顶珠峰了,听了太多人的珠峰攀登故事,这次我也想去看看,去珠峰打个卡。

你如何看待攀登珠峰面临的风险?

攀登珠峰肯定是有风险的,极高海拔,诸多不确定性,再加上今年南坡攀登珠峰的人数超过了2019年堵车那次,还是有点怵。很多人问我,如何看待登珠峰的风险?风险肯定有,但不是不可控的,认真准备将风险降到最低。我是这么想的,认真准备每一个环节,冷静处置每一个麻烦,坦然面对尽力后的结果。当然,我很明白,珠峰的难度是所有8000米山峰中比较小的。

你身边的人是怎么看待你登珠峰的?

我的性格使然,我不太愿意去给别人讲我将要去登珠峰了,因为我始终觉得登山是自己跟自己对话的事情。特别喜欢华耐登山队的slogan“以山为镜”,当你面对巍峨的喜马拉雅,当你身处极不舒适的环境,发自内心的敬畏、坚毅油然而生,这是自然给予我的品质,这就是属于我的成长。

出发之前的一个月,很有幸李致新主席、王石主席、郁亮主席、汪建老师、罗飞大哥等大咖,夏伯渝老师、张梁大哥、刘永忠大哥等登山名人,还有我亦师亦友的老领导老搭档曹峻老师,还有身边至亲好友都给我加持鼓励,让我荣幸之至。

你的家人怎么看这次登珠峰的举动?

我的夫人是个湖南辣妹子,操持家务小能手。出发去广州赶飞机之前的一个小时,还在赶工的我还在开会。她等我散会后,马上驱车送我,路上我们言语不多,快下车时她说道,“你要稳,平安回来!”有点命令的口气,但我深知其意。对,要稳。这次登珠峰,很多品牌朋友说要支持我,我大多都拒绝了。因为我夫人同意我去的条件是我们要自己出费用,她怕我有压力,影响我自如发挥。虽然我们家也不富裕,但想想她确实是为我好,因为她深知我答应的事情一定要去做好。

在出发的前一天晚上,两个女儿忙活了好久,给我画了一个全家福,让我带到山顶。大女儿写道,祝爸爸平安回来!小女儿画了我最喜欢的花,并提上了她的大名马小样。

听说你做了很多项目的身体检查?

登山也是我的工作,华大运动一直倡导生命在于科学运动。这次登珠峰我也是想获得更多的自身身体数据,我会每天记录自己的生理指标数据。

在出发之前,我做了大生化、血常规、激素、维生素、氨基酸、微量元素等血液指标检测,做了核磁共振,也测量了体成分,做了心肺功能评估。回来之后,计划再做一遍,做一个前后对比。用身体数据来讲我的珠峰故事。

你是如何备战攀登珠峰的?

关于日常训练,我一直坚持但强度不大,主要是跑步和登山,每周大概跑30公里左右,每周登2-3次梧桐山。我很喜欢跑马拉松,已经跑了60多个马拉松了,但2019年决定登珠峰后,马拉松就很少跑了,怕长距离运动损伤影响攀登计划。

关于高海拔训练,去年登了玉珠峰、洛堆峰、雪拉普岗日三座6000米的山峰,主要是让身体对高海拔有持续的刺激。

攀登珠峰平安回来,你有什么想法?

继续搬砖呗!登完珠峰回来后,我将马上投入到工作状态,毕竟登山还是耗时间,用光了我所有的假期,要赶紧把缺位的工作补上。

如果能顺利登顶,我将是西农第一位同时也是华大第5个登顶珠峰的人。乘生命时空组学快速发展的东风,紧跟汪老师的步伐,将华大新珠峰行动健康管理项目推向新高度!

4月23日,马啸已经抵达帕克丁,开始EBC适应徒步。

近日珠穆朗玛峰南坡大本营出现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患者,该名确诊的登山队员和其探险队伍的剩余成员已接受隔离和医学观察。马啸校友表示会密切关注尼泊尔的疫情发展状况,并严格做好自身防护。

深圳市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校友会